最有水平的领导,都有慈悲心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商业评论精选”(ID:shangyepinglun),作者 乔纳森·帕斯莫尔(Jonathan Passmore)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“人们可能会忘记你说的话、做的事,但永远不会忘记你给他们的感受。”

回想一下你在职业生涯中从事过的各种工作,再想想你遇到的那些形形色色的老板。你最喜欢哪份工作?谁给你留下的印象最好?是什么让他们与众不同?

那些对你改变自我认知帮助最大的人,很有可能是将慈悲(compassion)融入领导力的人。俗话说得好:“人们可能会忘记你说的话、做的事,但他们永远不会忘记你给他们的感受。”

慈悲领导力好处多多,不仅有利于被领导的员工,而且能惠及整个组织,更不用说领导者本人也会从中受益。幸运的是,慈悲心可以被有意识地培养。但是究竟该怎么做?我们可以在三个关键领域用心强化我们的慈悲反应。

最有水平的领导,都有慈悲心

第一个领域是要努力培养我们对自己的善意。只有先学会慈悲地对待自己,我们才能真正开始以同样的心态去对待他人(包括我们的队友和员工),而这就是第二个领域——全身心地专注于当下,并敏锐感知他人的需求。最后,我们要提倡一种承认普遍人性的慈悲文化,将善待自己、善待他人的做法扩展到组织层面乃至更大的范围。

从自身做起

若想以慈悲心对待他人,你必须先学会对自己慈悲。这可不像听上去那么简单。人们常常对自己极为苛求。当事情偏离计划时心生沮丧,可能是对逆境的一种自然反应,但消极思想太多,只会让人感到更加无助。

我们需要打破自我否定的思维模式,重新训练我们的心态,滋养慈悲的自我,即我们内心那个耐心、善良、体贴的自我,而不是屈服于愤怒的、焦虑的或批判的自我。

在个人和职业层面上,对自己慈悲都是有益的。一家大型研究机构指出,你对自己越慈悲,就越有可能改善心理健康,降低皮质醇(产生压力的激素)水平,缓解焦虑和抑郁,放下完美主义执念,减少对失败的恐惧,增强管理负面情绪的能力。

同时,你也能更从容地应对学业受挫、疾病或慢性疼痛等各种逆境。自我慈悲还同许多积极状态有关,例如幸福、乐观、智慧、好奇、探索、进取、高情商和良好的人际关系,等等。

那么,我们如何才能对自己更慈悲?正念和冥想是两种关键工具。

正念是一种心灵境界,只要定期练习,就可以帮助你对当下产生具有包容性的真实体验。通过不加评判地将注意力刻意集中在当下,你就能做到这一点。大量研究表明,正念可以促进生理、心理和超越个人的健康。

在不断追求更快的世界里放慢速度,似乎有悖直觉。然而我认为,只有放慢速度,你才能做到更有成效,自我满意度也更高。

如果一个木匠的凿子钝了,他该怎么做?不管他承受的压力有多大,都必须费些工夫把它磨快,否则就没法把活干完。

同样,对于CEO来说,只有先沉下心来,才能恢复冷静、重获力量、理清思路,然后继续做好手头的工作,带着慈悲心去领导他人。

最有水平的领导,都有慈悲心

观照他人

当你学会更慈悲地对待自己后,就要以同样的方式去对待你的同事和团队成员。好消息是,慈悲往往具有传染性。目睹慈悲行为的人都说,他们被所见所闻感动和鼓舞,自己也变得更加慈悲。而当领导者做出慈悲之举时,这一点就表现得尤为明显。

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(Berkeley)心理学教授塞雷娜·陈(Serena Chen)指出,对自己慈悲和对他人慈悲是紧密相关的:

“实施其中一种行为,另一种也会得到促进。以非批判性的态度善待自我,有助于慈悲地对待他人,正如待他人以慈悲亦能增加人们对自己的慈悲,由此形成一个上升式的慈悲循环,同时也为经常荼毒工作环境的‘无礼螺旋’(incivility spiral)调制了一剂解药。”

慈悲还有助于营造一种安全的心理氛围,让人们能放松地做回自己,更愿意公开讨论(并最终解决)同自己有关的职场问题。

弗吉尼亚大学(University of Virginia)教授帕特里夏·詹宁斯(Patricia Jennings)发现,严苛的纪律模式和零容忍政策往往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。虽然她的研究侧重于教育环境,但在精神创伤对认知、社交和情感发展的影响方面,她的见解同样适用于职场环境。

她指出,惩罚性措施“引发的反应会加深人们对创伤的感受”,令他们笃信“这个世界充满危险,谁都不喜欢我,我一无是处”。她建议采取更灵活的纪律管理方式,寻求“缓和形势,而不是硬性规定”。

你还需要关注性别、文化、种族、年龄和权力动态等问题。MeToo反性侵运动已经将这些问题推到了聚光灯下。对此类问题表现出关切,有助于建立一个让员工感到充分安全和自信,能够发掘和发挥自身全部潜力的环境,但营造这种氛围并非易事。你必须有耐心、有技巧,最重要的是,还要有深切的同理心。

与其他美德一样,同理心并不是与生俱来的素质,但它可以花时间慢慢培养。为此,下文给出一些能帮你提升共情能力的建议。

积极倾听

若想看到别人的内心世界,你必须积极倾听,不仅要听懂对方的言内之意,还要稍稍退后一步,试着去接收话语背后隐藏的深层主观含义。为此,你不要急于做出判断,先利用开放式问题去挖掘更多的信息。

注意:你有没有发现自己说得太多,总是告诉员工你明白他们正在经历什么,然后建议他们该怎样做?无论你的出发点有多么善意,这种做法都算不上是共情,实际上反而有“专横”之嫌,很可能让对方感觉更糟。所以,要克制讲话的冲动,不要用建议和解决方案打断对方。试试以听代说。

专注于故事

与其说我们共情的对象是人本身,不如说是影响此人的情境。换位思考意味着专注于宏观的故事背景,并设身处地想象:换了是你,会有什么感觉?

熟能生巧

同理心并不像开关一样,可以随意开启和闭合。它必须成为一种性格习惯,而这需要练习。我们都认识某个愿意倾听的人,比如一位朋友、家人或同事。就算你找不到真实的人,也总可以用电影、戏剧或书籍来练习,试着把自己代入某个角色。

工作场所中总会有以某种方式触动我们的人或事。通过预先设想自己的反应,我们可以将这些日常的触发因素当作改变的契机。

所以,告诉你自己:“每次看到什么,或做什么,或经历什么,我都要提醒自己放慢脚步、仔细观察,然后选择一种慈悲的反应。”

只要你如此这般多加练习,总有一天,你不会再那么过度敏感。最终,对他人更多地报以慈悲将成为你对某事的自然反应。

最有水平的领导,都有慈悲心

发扬慈悲文化

慈悲领导者的最终目标,应该是着力培育更广泛的慈悲文化。正如我先前所言,慈悲心是可以传染的,尤其是当慈悲的施予者处于领导地位时。

为此,领导者必须以身作则。这意味着你要通过你的行为、你监督和奖励的内容,去塑造一个鼓舞人心的愿景,并让组织上下所有层级都专注于这个愿景。

这还意味着,你要密切留意员工关心的问题,了解他们的压力和苦恼从何而来,并努力从根源上为他们排忧解难。要做到这一点,唯一的方法就是同你的团队成员建立牢固的私人关系。

当然,作为高层领导者,如果你手下的员工多达数百甚至数千人,那么这件事就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了。不过,也并非完全不可能。

扩大跨组织接触范围的一种方法,就是采用所谓的“走动式管理”(management by walking around)模式。顾名思义,它主要就是指随机、随意地在工作场所中走一走,兴之所至地同员工聊几句,视察一下当前工作的状态。

这种近距离的接触能让员工产生更强烈的自豪感、使命感和归属感,从而提升员工士气。它还能帮助管理者随时掌握组织的脉动,并了解员工情况,交流彼此的想法,鼓励员工提出建议。

在走动过程中,要试着表达爱和善意。我的意思是,要面带微笑,亲切地同大家打招呼,传递开放与慈悲的信号。当然,这些举动必须发自内心,而不是挤出虚情假意的笑容,说几句言不由衷的客套话。只有人与人之间真诚互动,才更有可能加深彼此的关系。

如果你所代表的组织,其实际行动并不符合它所信奉的价值观,那么即便你能真诚地与员工相处也无济于事。

问问你自己:作为一个组织,我们对环境或社会弱势群体的态度如何?我们公司的供应链是否符合伦理?我们薪水最高和最低的员工之间差距有多大?我们是否按时向供应商付款?

如果这些问题的答案远未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,那么你们显然还要继续努力。

在2019年达沃斯峰会(Davos summit)上,科学家简·古道尔(Jane Goodall)在发言中分析了当今许多问题(例如环境恶化和社会不平等加剧)背后的原因。

“是哪里出了问题?”她问道,“我们割裂了智力与智慧之间的联系。我们是否能将智慧视为爱与慈悲,做决策的依据不再是‘目前它对我有何好处,对我的银行账户有何好处,对下一次股东大会有何好处,对我的下一次政坛竞选有何好处’,而是‘我今天所做的决策将如何影响未来的几代人’,但这种联系似乎已经被割裂了。”

对古道尔来说,恢复与慈悲的联系是我们所有人都必须解决的一个基本问题。

最后,一些读者可能会问,慈悲真的是成功不可或缺的要素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在商业世界中,有不少公司和CEO苛待员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,却为自己和投资者赚得盆满钵盈。

但请暂停一下:我们愿意让自己的女儿为这种公司工作吗?我们希望自己的儿子被老板如何对待?

也有许多公司和管理者待员工以尊重、礼貌和慈悲,而依然能笑傲商海。这是我们的世界,我们的生活。归根结底,我们希望建设一个什么样的未来世界,取决于我们自己的选择。

作者简介

乔纳森·帕斯莫尔,英国雷丁大学亨利商学院亨利教练中心(Henley Centre for Coaching, Henley Business School, University of Reading)主任,葡萄牙埃武拉大学(University of Evora)心理学教授。他与布赖恩·昂德希尔(Brian Underhill)和马歇尔·戈德史密斯(Marshall Goldsmith)合作编辑了Mastering Executive Coaching一书(Routledge出版公司,2019年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