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航被接管,净资产2700亿未能扛过疫情,世界前十终成一梦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

海航被接管,净资产2700亿未能扛过疫情,世界前十终成一梦

雷达财经出品 文|长帆,编辑|深海

传了许久的靴子终于落地。2月29日,海航集团官宣,近日,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共同成立了“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”。联合工作组将全面协助、全力推进本集团风险处置工作。

应海航集团请求,联合工作组组长由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刚担任,常务副组长由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任清华担任,副组长分别由中国民用航空中南地区管理局副局长李双臣、国家开发银行信贷管理局副局长程功担任。

海航巅峰时期总资产1.6万亿,曾提出世界前十,总资产30万亿的目标。截至2019年上半年,公司净资产依然超过2700亿。

新冠肺炎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海航称,自2017年末爆发流动性风险以来,在各方支持下,公司积极开展“自救”,但未能彻底化解风险。受2020年初“新冠肺炎”疫情叠加影响,流动性风险有加剧趋势。

有分析认为,地方政府介入后,海航将很快变为国资。

海航巅峰期目标总资产30万亿

海航的产生源于改革。上世纪80年代,中国的民航体制正处于改革期。1985年国务院下发《批转中国民用航空局关于民航系统管理体制改革的报告的通知》,要求民航领域实行政企分开,由各地成立航空企业。1986年6月10日,当时下辖于广东省的海南政府向省里提交了一份《关于成立海南航空公司的请示》。

1989年,海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海南省航空公司。

当时在民航总局工作的陈峰,带着王健、陈文理和李箐等几位员工一起,来到海南帮助创立海航。一个传奇就此开启。

1992年10月,海航正式宣告成立,成为中国民航第一家经过规范化改造的股份制企业。

海南省政府给了1000万元财政资金,还不够买一个飞机翅膀。在海南省政府的支持下,陈峰、王健等人通过定向募集的方式,筹集到2.5亿元资金。海航用这笔资金作为信用担保,向银行贷款6亿元,买下2驾波音737,并在1993年5月正式开航运营,首航北京。

海航在成立后即开始了庞大的资本运作。从1993年开始,海航就开始在机场、租赁等板块收购企业。

关于海航的发展,网上流传的一个故事是:1995年时,王健与海航的董事局主席陈峰一起赴美寻找融资,为说服索罗斯参与投资,十进十出华尔街。

2006年之后,海航在各个业务板块密集出击,收购了多家重工、证券、信托、游艇、商场、酒店等公司。

海航自2010年起至少开展了40宗跨境并购,交易总额已经超过400亿美元。尤其是在2016年,海航的总资产从2015年的953.39亿美元,暴增81.56%至2016年年底的1730.95亿美元。

海航集团在2015年才进入世界500强排名。当年的排名是464位,短短一年之后,海航在世界500强中位列353位,排名上升111位,营收为295亿美元。

2015年,陈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进入世界500强只是海航的新起点,海航立下了新目标:未来5年,进入世界500强的50名至100名之间。未来10年,海航将进入世界500强的第一方队,入列前10名。

据一些媒体报道,海航还提出2015年总资产达到30万亿的目标。

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海航加速扩张。根据Wind数据,2016年年中,海航集团的总资产为5428亿元,到了2017年底,其总资产规模飙升至12319亿元。20年时间,海航资产从千万到破万亿,增长了10万倍。

王健意外去世时海航总资产1.6万亿

在海航内部,陈峰和王健是灵魂人物。

陈峰在海航内部级别为最高的M16,王健内部级别为次高的M15。诡异的是,海航内部没有M14及M13,三号人物是董事局副主席谭向东,M12。

陈峰比王健大八岁,二人的关系一度友好。陈峰曾说,“我俩是黄金搭档,想法一样,性格不一样。”

海航的许多并购都由王健出面。据南方周末2011年报道,在海航内部,喜欢乔布斯的王健被认为是海航融资和资本运作的实际操盘手。他曾给员工讲过一堂课,“不要天天老盯着财务公司那点钱,要看到外面广阔的天地。”

王健的能力得到了海航上下的认可,其对陈峰的地位造成了威胁。

据自媒体报道,海航实业高管曾签发了一份《阳光宣言》,向王健表达绝对忠诚。一个月后,海航集团下发口头通知,要求对董事局主席陈峰执行三不政策 ——不执行他的任何指令,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,不给他任何解释。

2016 年 9 月,陈峰本人淡出海航。从2016 年 9 月到 2017 年 10 月,海航实业还有航空公司近百名干部被处理。他们或被驱逐,或被王健发配到山上进行反思。

然而,令外界错愕的是,2018年7月4日,海航集团官方微信发布讣告称,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、董事长王健,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导致重伤,经抢救无效,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不幸离世,享年57岁。

王健去世时,海航集团官网信息显示,海航总资产达1.6万亿元,境外总资产超过3300亿元,旗下境外企业数量45家,上市公司11家。

当时,外界阴谋论盛行。陈峰2018年11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他(王健)去世当天,我飞去了法国,亲眼看见,一个小坡上的一个百年教堂,教堂外边的一堵墙就十多米,下面全是石头。他喜欢冒险,他要照相,不然他不能掉下去,就这么简单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王健去世前一个月,陈峰之子陈晓峰被任命为海航集团董事长助理。陈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及此事,称他对于提拔一事并不知晓,王健没有同他商量。

陈峰甩卖3000亿资产仍未脱困

王健去世后,陈峰重新出山,海航再次进入陈峰时代。

被退休的陈峰反思了两年。他向兽爷说,年轻人如此狂妄和放肆,也有他自己的放纵之责。复出第一件事,就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,建立董事长办公会集体决策;接着为一大批之前被清洗和处罚的干部恢复荣誉。

陈峰做的另外一件事,是卖资产。据21世纪经济报道,陈峰接手后,开启了海航卖卖卖模式,4个月累计完成近3000亿元规模的资产出售。其中包括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等主要城市的办公楼、商业和住宅物业。同时海航还要坚定不移的处置与航空运输主业不相关的资产。

2019年11月,凤凰网财经《封面》发布对陈峰的专访。陈峰介绍了海航的自救方案,海航一年多已经卖了3000多亿,这种卖资产规模全世界(海航)数第一号;第二个就是债务重组,再有债转股,还有以股抵债、以资抵债,还有合作经营,几种方式多方才能够解决,应该说是一个综合的方案。

但海航危机并未解除,2019年12月,雷达财经收到报料称,2019年1月,海南航空发布春招简章,自费学飞公司担保贷款,日后以工资扣除的形式偿还。直至8月,海航以贷款无望为由将招来的200人下分到子公司,春招政策不变,其中96人选择海航旗下的北京首都航空。原本首航承诺两周内给邮件消息,学员们等到12月份,却被通知自费全额支付培训费并新增面试英语测试等关卡。

陈峰在2020年新年致辞中专门坦承了海航的资金短缺,包括工资的迟发和推后缓发等情况。他还表示:2020年是海航化解流动性风险的重要一年,会迎来化解流动性风险的一个大转折点。

雷达财经获得的一份海航集团债券报告显示,2019年上半年,海航集团营业收入2664.65亿元,亏损35.2亿元。公司总资产9806.21亿元,总负债7027.16亿元,净资产2738.94亿元。

海航被接管,净资产2700亿未能扛过疫情,世界前十终成一梦

海航被接管,净资产2700亿未能扛过疫情,世界前十终成一梦

海航被接管,净资产2700亿未能扛过疫情,世界前十终成一梦

然而,令海航措手不及的是,武汉新冠疫情爆发。以海航集团旗下所有航空公司在2月16日营运为例,当天共执行班次406班,总客运收入只有2797万元。而疫情爆发前,仅海航控股一家公司平均单日营收最低时也有超过8000万。

海航的净资产变现并不容易。2月19日下午,一条传言悄然传播,称深陷债务旋涡的海航将被地方政府“接管”,甚至称海航集团旗下几家航司“分拆”给包括国有三大航在内的国内其他航企。

接管风波中,陈峰前往一线视察。据海航集团官网,2月20日下午,海航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陈峰深入工作一线,调研疫情防控工作,检查生产恢复情况,并慰问了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干部员工,要求全体海航人要守土有责、守土担责、守土尽责,切实履行好海航集团应尽的社会责任和公共运输。

2月29日,海航在官网发布消息,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共同成立了“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”。联合工作组将全面协助、全力推进本集团风险处置工作。

海航还在2月28日、2月29日改选了部分董事。改选后的董事七名,分别为:陈峰、顾刚、李先华、谭向东、任清华、陈晓峰、何家福。选举陈峰担任董事长、顾刚担任执行董事长、李先华担任副董事长。同时,董事会决定分别聘任谭向东担任公司CEO(首席执行官)、任清华担任公司联席CEO(首席执行官)。

华夏时报分析认为,海航“大戏”接近终局,地方政府介入后,变身国资进入倒计时。

注:本文是雷达财经(ID:leidacj)原创。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