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下的铁饭碗?带你看看游戏主播如何“躺着赚钱”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栈外”(ID:zhanwai_),作者:DavidSegal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本文看点

▪从3月8日到22日,直播平台Twitch的观看人数跃升了31%。仅仅两周,Twitch每天观看的小时数从3,300万增加到4,300万。游戏产业每年创收超过1,500亿美元,是全球电影和音乐产业总和的两倍多。

眼下也没什么职业能比网红主播更符合铁饭碗的定义了。病毒大流行改变了亿万人民的生活方式,但对职业主播影响微乎其微。主播卢普的通勤时间只要七秒(从楼上到楼下),然后每天准时在早上8点开始直播。社交隔离?播龄三年的卢普早就习以为常。

原文来自The Seattle Times,作者David Segal

某天下午,本·卢普在家里聚精会神地“对抗”一支全副武装的俄罗斯军队。“完了,我中弹了!”他对耳麦说,耳机传来的机枪声清晰可闻,“不妙……”不一会,他就“英勇牺牲”了,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《使命召唤:现代战争》的玩家对此应该不会陌生。

卢普没功夫纠结,直播平台Twitch上还有1.3万粉丝在等着他卷土重来。在这里,用户付费观战高级玩家打游戏,卢普则是个中翘楚。自居家隔离实施以来,他的粉丝量不断增加,收视率预计上升了25%-30%。

卢普在一次采访中说:“我一直在等待属于我的时刻。”

眼下也没什么职业能比网红主播更铁饭碗了。病毒大流行改变了亿万人民的生活方式,但对职业主播影响微乎其微。他的通勤时间只要七秒,然后每天准时出现在老位子,灯光、摄像头和显示器也还在熟悉的地方。每天,卢普的马拉松直播按时在早上8点开始。

社交隔离?播龄三年的卢普早就习以为常。

一周六天,每天11个小时。他在《使命召唤》和《堡垒之夜》等游戏中寻找目标,有时他也是别人的“猎物”。当线下体育赛事被迫取消,卢普的直播业务成了为数不多符合防控标准的活动。

数据分析公司Arsenal.gg的数据显示,从3月8日到22日,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居家隔离,Twitch的观看人数跃升了31%。仅仅两周,Twitch每天观看的小时数从3,300万增加到4,300万。

“直播和游戏是目前我们唯一可以参与的活动,当下正值这一行业发展的重要时刻。”流媒体服务商StreamElements的CEO多伦·尼尔如此评价。

卢普和同行们在疫情爆发前的收入已然不菲。Microsoft、Facebook和Google旗下的游戏平台Mixer、Facebook Gaming和YouTube Gaming一直在努力提高知名度。他们的目标正是老对手Amazon,它旗下的Twitch占据在线游戏收视份额的70%。

上述四家游戏巨头甚至效仿Nike和勒布朗·詹姆斯的合作模式:大明星-大合同的独家签约。

ESPN电子竞技版块的罗德·布雷斯劳说:“顶尖科技公司都在竞争人才,争取签约顶流,经纪人有很大的话语权。去年12月,Twitch签下了卢普和另外两名网红主播,合约价值超过百万美元。而以Ninja之名行走江湖的泰勒·布列文斯,身为公认的《堡垒之夜》神级玩家之一则从Twitch转投了Mixer,据称双方的长期合同价值达到3,000万美元。

别着急吃惊,据游戏分析公司Newzoo称,卢普和布莱文斯所在的游戏产业每年创收超过1,500亿美元,是全球电影和音乐产业总和的两倍多。

一部分篮球、棒球、橄榄球界的专业运动员也早已蓄势待发。游戏人才机构Popdog的高管乔什·斯沃兹表示,他正在与美职棒、美职篮和橄榄球大联盟的明星洽谈合作,其中许多人的游戏水平相当高。

这些运动员如今也只能呆在家里,可以想见他们不久就会开通自己的频道,与成千上万的粉丝互动。

卢普说,能在竞争激烈的游戏圈脱颖而出很幸运。五年前,他是一家保险公司的技术专家,偶尔打打《命运》直播。最初只有八个人看,后来观众越来越多。卢普有两大杀手锏:电台DJ般温暖醇厚的嗓音和娴熟的自黑技巧。

“为什么我这样的游戏大神还要不停地练习?”在输掉一局游戏后,他问观众。“看看我的血槽,你还不明白吗?”

让卢普一炮而红的是一枚手雷。他和布莱文斯在《绝地求生》狭路相逢,卢普扔了一颗恰到好处的手榴弹。这场不期而遇让屏幕另一端的布莱文斯直接傻眼,眼睁睁看着自己沉入大海,顿时引起一阵爆笑。

卢普说:“我和布莱文斯很来电,我俩就像兄弟一样,大家喜欢看我们相爱相杀。”布莱文斯曾邀请卢普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《堡垒之夜》电竞比赛中担任解说员。当天大约30万人观看了现场直播,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看了回放。

卢普每天都需要对着两部摄像机,一部拍手部操作,一部拍侧脸和游戏界面。他和在线队友通过头戴式耳机相互交谈,以极快的速度匍匐前进、拆除炸弹、狙击敌人、驾驶抢来的卡车,过程相当紧张刺激。

卢普的粉丝群早在他签约Twitch前就形成了。妻子萨曼莎是他的经纪人,两人育有一个4岁的儿子。他的支持者多来自和他有相似经历的群体。

34岁的尼克·卡尔纳住在纽约,他一直在关注卢普。“我成为一名父亲没多少天之后,卢普也有了自己的孩子。我有意地关注他,因为我们都初为人父。另外,他很有趣。”除了和男同胞有共同语言,他还俘获了很多女粉丝的芳心。

“他打造了一个互相尊重的游戏社群,这对我来说意义非凡。”居住在佛罗里达的琳赛·赫拉迪克说。“作为一个女人,你难免会被骚扰,有些人会说一些带有侮辱性的话,而他总是第一时间阻止这种行为。”

34岁的赫拉迪克是一家电子商务网站的经理,过去三周一直在家工作。她每天必看卢普的直播频道。她说:“看直播自然地就像打开电视一样。”

与电视节目不同的是,卢普需要直播几个小时。一直保持精力旺盛是卢普面临的挑战之一。几年来,恶作剧不断,有人曾几次报警,声称卢普干了违法的事,插科打诨来博人眼球。还有粉丝专程来敲他的家门,这让他感到不快。

大部分风平浪静的日子里,他会把自己关在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不断练习。卢普说,他很难想象没有电竞,没有直播的生活。

他说:“人们正在想方设法分散自己对现实世界的焦虑,如果我的直播对他们有所帮助,不胜荣幸。”